东江湖金田农家乐
东江湖金田农家乐
东江湖农家乐
东江湖凤凰岛
雾漫小东江——摄影、划艇、骑行攻略
郴州正宗野生蕨粉是这样提炼出来的
东江湖钓鱼散记
  郴州高椅岭——一个被上帝遗忘的地方...
 美酒飘香-----甜米酒的酿造-hb...
郴州有哪些旅游景点?
东江湖野生鱼记录片
东江湖旅游特产
 
;
 
东江湖钓鱼散记
 

作者:敲错门a



    小赵邀我去东江水库滁口乡长活村钓鱼。 
早晨六点半,我就背着一个七十来斤的铁皮箱在家门口等候小赵。大约七点十分左右,我们上了小赵朋友的车。二十分钟后,我们在白露塘卸下一大堆行头,等候从郴州到东江大坝的客车。 
小赵说你守着东西,我去买点菜。 
我戴着一顶帆布遮阳帽,站在太阳底下等候,先是等车也等买菜去了的小越,后来就是两人一起在太阳底下傻等去大坝的客车。 
太阳花了一个多小时,把我们脸上的汗和尘土都调和成污浊状了,车还没有来。小越说,我们要赶九点半的船,现在找辆小车送我们去吧。我说现在是八点四十了,五十分钟汽车肯定赶不到大坝,而且就算赶到了,把这么多东西搬上码头还要花不少时间。小越说先赶到大坝总比站在这里晒太阳强。我说也行,不过超过八十元我就不干了。 
司机一定要一百。并且非常诚实的告诉我们,不可能赶到九点半的船,去大坝的路也太险要,不敢跑快。 
我说算了吧,我打个电话给我朋友,他专门跑这条线,我们坐他的客车去罗围,然后在罗围再转车去大坝。 
二十多分钟后,我和小赵上了我朋友的客车,几经周转后我们终于坐在了去长活的客船上,累出一身透汗。这一身透汗,如干蒸,皮肤上的污秽全都蒸出来了,尤其是手背上,随意一搓,秽物即成条状,忍不住连搓了几把,潜意识里是想把自己搓干净,但后来一想,在别人眼里,自己只会越搓越脏。 
船上约莫有二十来个人。让人心情一畅的是我和小赵身边各坐着一个很养眼的女孩。这两个女孩如同两个美丽的女巫,她们的一言一笑有如一只看不见的手,把两个小时的航程捏成了一瞬间。 
下午三点半钟到了长活。小赵说他还有不少行头放在村民家中,我们先下船,等他把所有行头搬下来,然后再请村民用小船送我们去钓点。 
等小赵把所有的行头全搬下来,我惊呆了!我自忖自己钓了二十多年鱼,行头也算全了,如帐篷,气垫,毛毯,太阳伞和十根钓鱼竿等等。这些东西收拾好后大部分可以装入我的铁皮箱。但看了小赵的钓鱼装备后,我就觉得自己简直太寒酸了。小赵的鱼具除了我拥有的一切外,他还有橡皮船,活水箱(带氧气的),睡椅,煤气灶(小型的,一罐可以用三天左右),还有米面油…… 
我:你只差一样东西了。 
小赵:还差什么? 
我:女人。 
我们把所有的东西堆上小船后,小船的前端便给我以“山”的感觉。 
约莫五分钟后,我们到了钓点,我一看那钓点就晕了。我心想自己钓了这么多年鱼,从来不在这么险要的地方钓鱼,这一则是我不会游泳,二则是地方险要活动地方就很小,人就会呆得很累。但是换地方已经不现实了,因为小赵已经请人在这里打了三十斤玉米做窝子。 
小赵说,我们今晚就不钓鱼了,先把钓点和搭帐篷的地方挖出来。我望一眼陡坡,我说我的眼神要爬上去都会感到累。如何安帐篷,你请农民挖,一个一百元你看他们挖不挖? 
因为连续出了几天太阳,地很硬,近水边的地方虽然软一点,但不敢把钓位太靠水边,因为这坡一近水边,就直砍下去,几乎就呈九十度角了,农民说,这地方三十米距离内水有十多米深,近处五六米深,四五十米外就是二三十米深了。我听了便有瑟瑟之感,便有意在斜坡上挖了上下两处长约丈五,宽约尺余的地方,钓杆就插在临水处,距水面高点的地方则挖得较宽,尤其靠斜坡的崩塌处准备架铁锅,和坐人放铁皮箱的地方,将近一米宽。 
一阵劳累后,又是一身臭汗,不过手背这回干净了。尽管手背上汗珠如麻,也搓不出污秽了。 
挖好钓位后我们就去挖搭帐篷的地方。我望望陡坡,起码五十米内没有搭帐篷的地方。三人一直往坡上走,大约在靠近桔林附近的地方看到一块略为平坦的地方,但要除草和修平整没有半个小时做不下来。小赵则在我搭帐篷的下方找到一处略显平坦的地方。我估摸了一下,他这儿虽然没有草,但没有一个小时挖不平。好在那个农民兄弟帮小赵一起挖。 
一切操持好后,小赵就和我分工,他说他管做饭,我管烧开水和搅拌鱼饵(用谷芽面粉和糠粉,拌好后捏成在炸弹钩上)。这样分工正好,他那煤气灶我也不习惯弄,而野外生火(烧开水熬稀饭)对于小赵估计也是个难题。 
我把帐篷搭好,天就快黑了,这时候钓竿还没有打好。小赵做好晚饭后说先吃饭,等下黑了不方便,我说不要紧,我的灯是一头聚光一头散光。但小赵说晚上点灯吃饭多虫子。我一想也是,各种飞虫没头没脑的扑过来,的确很烦人。 
吃了饭后天就黑了。小赵却还没有搭帐篷。他说太热,今天就睡睡椅上了。小赵的睡椅是180元刚买的,我看他躺上去的睡姿虽然很舒服。但晚上有蚊子啊,虽然水库边蚊子不多,但有得三五个蚊子在你耳边低吟浅唱,哪怕是动人的红歌,你也无法安宁! 
小赵只打了四根钓竿,他还有六根不想打了,说太累,只想睡觉。我把八根钓竿全打下去了。我看小赵打竿的动作便问小赵钓了几年鱼了。小赵说七八年了。我原本想告诉他打竿动作不规范就会打不准也打不远,但转念一想,我初学钓鱼的时候,拴钩用双线,岳父说不能这样拴,我不信,岳父便沉默,我后来明白,岳父是让时间和教训让我自己去弄明白。于是也沉默。 
等到我把竿梢全夹上铃铛后,天完全黑下来了。好在我们的右方有一盏超亮的诱鱼灯,灯光斜斜的照过来,所有钓竿的动静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但是我却祈祷着:鱼啊,无论你多大,今晚别惹我,我太累了。我之所以抗着疲劳顽强的把钓竿全部打下去,那是因为这是一个程序,一个必须完成的程序。 
八点半,我对小赵说,你还是把帐篷打起吧,半夜很凉而且有蚊子。小赵躺在大伞下,说没关系,我太累了,再说我有蚊香有防蚊水还有雄黄酒可以防蛇。 
我沿着陡坡慢慢往帐篷走去,手电筒习惯式的把十米远的距离都要晃个遍。我的手电筒是花五十元买的,灯光可以让你看清水湾对面两百米距离的网箱。走近帐篷时,我还围着帐篷周围看了看,全是半人来高的草。我想管它的,反正没有大型野物,充其量不就是蛇吗,蛇总不能闯入帐篷里来。 
夜里醒来三四次,每次醒来便习惯的凝神听听钓位处的动静。 
我继续祈祷:鱼啊,今晚别惹我,让我好好睡一觉。 
夏虫们在合唱,它们的节奏虽然与红歌有异,但好听而且催眠。

 

六点多钟醒来了。我揉揉眼睛,从纱窗里扫一眼大亮了的天后,就开始数水边的钓鱼竿。八根,一根都不少。我钻出帐篷,趟一路的露水,下到了钓位边。小赵的睡姿一如昨夜。 

我以为小赵睡得很沉,一只手悬搁在睡椅外,一只手压在小腹上,这只手的手背上还有一只蚊子在工作。人睡得这样沉,蚊子们的事业就没有障碍了。 

我开始拾柴,沿着陡坡搜寻着。等我搜寻到一大抱柴回来时,小赵起来了。小赵说他根本就没有睡着,蚊子太多了。我说你不是有防蚊的药吗?小赵说没有用。我说那你不睡我帐篷里去,我那帐篷那么大。小赵却说怕吵着我。 

小赵见我拾了那么多柴来,便主动说他来生火烧开水。我便坐在铁皮箱旁,两眼楞楞的望着毫无动静的钓竿。小赵见我这状况就告诉我,昨夜我这边的铃铛响了一下,就再没有动静了。我告诉他,这可能是檐老鼠干的勾当。它们的翅膀触动了钓线,叮当响一下然后就一切归于沉寂。 

钓竿无动静,我便开始认真打量我周遭的环境。我们垂钓的位置是在一个大湾的一侧,大湾的正前方是一座小岛,再过去就是后靠移民居住的一面山坡了,那山坡上的房舍都掩映在绿树丛中,有杉树林松树林和桔子林。昨天送我们过来的村民说,以前的那条小河就在靠近我们钓位四五十米远的地方,小河是沿着那座岛弯过来然后又弯了出去的。我心想,这地方最是藏鱼的所在,若是这儿都钓不到鱼,以后就别来东江湖钓鱼了。 

小赵还没有把火生起来。我知道没有野外生火经验的人,想一下就把火生起来是不容易的。小赵说,柴上全是露水,好难发起火来。 

我从铁皮箱里找出小刀,找了一根朽得不太厉害的柴棍,一点一点的削出很多薄片,大约削了一小把后,我架好柴,把火生着了。 

简单的泡了包快餐面后,我就准备收竿换饵料。于是我开始捏炸弹钩。 

就在我埋着头捏炸弹钩时,小赵忽然蹲到他的一根钓竿旁。我正要问是不是有鱼了时,小赵一探手一扬竿,那竿梢立即大弯。我立即拿起抄网去帮忙。 

我:手感怎样? 
赵:可能有十来斤。 

几个回合后,鱼在十来米远处现身了。我估摸了一下,可能有十三四斤。是条草鱼,若是一条这样大的鲤鱼,那可就够折腾了。在我二十多年的钓鱼经验中,草鱼是良民,挺顺的,而鲤鱼是刁民,非常野。若小赵此刻钓的是条鲤鱼,我恐怕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旁边的钓鱼竿赶快收起来,以免鲤鱼在窜逃中与其它鱼线搅到一起,这样就很容易跑鱼。 

草鱼靠近岸边了,我准备去抄。但小赵阻止了我。小赵说一定要把鱼遛得翻白了才能抄鱼。我有点晕,我说我钓了这么多年鱼,得出的抄鱼经验是:见好就下手。小赵给出的解释却让我半信半疑。他说不把鱼遛得翻白的话,你把它抄上来,它就会猛烈挣扎,在它猛烈挣扎的时候,容易受伤而且也不好穿牵牛绳。时间久了,鱼容易死。我说我们不是有两人吧,一个人摁着一个人穿绳,不行啊?但小赵态度非常坚决。我便由他。 

哦,解释一下什么叫穿牵牛绳吧。我们在水库钓到大鱼时,就用一根六到八米长的绳子,在鱼嘴下方的软肉处用指甲掐出一个洞来,将绳穿过,打好结,将鱼放回水里。这种方法被钓友称为牵牛。 

小赵继续遛鱼,我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遛鱼。当时小赵的钓竿与线和鱼呈直线,而竿尖距鱼也就尺把距离。这种状态小赵保持了三四分钟。我提醒小赵,正确的遛鱼方式应该是让钓竿与水面呈45度角,你这种方式就等于是放弃了钓竿的缓冲作用,完全依靠绕线轮了,如果绕线轮的卸力装置有一点点异常,就立刻与鱼形成拔河,岂不说这种十多斤的大鱼,就是五六斤的鱼也会逃掉的。 

小赵说,他会经常检查绕线轮,发现轮子有异常,他就会把轮子送给当地农民,自己再去买新的。我心里啧啧有声:我有几个绕线轮已经用了二十来年了,经常钓鱼的时候,我每年都会用汽油将所有零件清洗一遍打上黄油。想到这里时心里掠过一丝隐忧,我有一个轮子状态不是很好,因为一时找不到汽油,就没有清理。如果这轮子上条十多斤的大鱼,后果堪忧。 
我无法说服小赵,他依然耐着心的用这种方式遛着这条看似悲惨但后来还是逃跑了的大鱼。约莫十来分钟后,小赵说可以抄了。我立刻将抄网先沉入水中,等候小赵把鱼头的方向往抄网这边拖过来。草鱼不经折腾,就这么十来分钟便翻白了。但我还是非常小心,因为这是别人的鱼。眼见着鱼头距抄网就几寸的距离了,我即刻奋力将抄网迎着鱼头抄过去。草鱼忽然见一巨大的不名物突然向它冲过来, 黑沉沉的身子一扭,大尾一甩,曲着身子便往旁边冲。我两手一发力,抄起鱼头,但这条两尺多长的鱼身子却有大半还在抄网外面。好在我的抄网没有完全脱离水面。小赵一紧张,便说怎么搞的?我说很简单,你遛鱼的线太短,钓竿的竿梢顶在抄网的铁环上了,你赶快放线。要不然鱼跑了钓竿的竿梢也要弄断你的。小赵立即松开卸力装置放了点线,鱼才完全进了抄网。 

 
 
友情链接:
资兴市人民政府 郴州农家乐旅游网 东江湖农家乐联盟网 郴州农家乐旅游 清江农家乐联盟 清江农家乐协会 清江柑橘 广州周边农家乐 广州旅游
 
Copyright © 2014-2016 jtnj.djhnjllm.com 版权所有:东江湖金田农家乐
地址:湖南省郴州资兴东江湖小东江 联系电话:15973245169
京ICP备13011841号-2
收缩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欢迎留言
  • 电话咨询

  • 15973245169